这儿荀子。
all叶可拆不可逆,杂产党。

【alll叶】美人计(下)

    上一章戳这儿

    一个月前的坑了。然而现在才想得起填……【泥垢

    ooc  ooc  ooc   

————————————

 

01  

    在这里遇到方锐,叶修心里自然是比较为自己担忧的,这货的下限比自己还要没保障呢。

  “你来做什么?莫非这个奇葩事老板娘改交给你去做了?”叶修心里没底,从兜里摸出根烟点上。

    本来叶修是打算即刻撒腿溜走的,见方锐手里还抱着个不大不小的纸箱子,便没执行方才的念头,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着话。

  “这不找你有事嘛。”方锐嘿嘿坏笑着。

    叶修皱了皱眉,觉得那纸箱里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现在跑不算晚吧?

    就这样想着,叶修蓄力准备拿出平时打游戏的速度狂跑一段路程甩掉方锐。

  “欸?老叶。”这句话怎么喊得偏偏这么煞风景……

    预备刚才溜之大吉的叶修有些做贼心虚地回过头,哈哈干笑两声后平静道:“乐乐你怎么在这儿?”

  “买零食路过而已。”张佳乐指了指不远处的便利店,他经常来这儿买零食吃。

    遇到是缘分,顺便问问张佳乐那边的吧。

  “话说乐乐,最近你们霸图抢了不少野图吧,可冷落了兴欣,说说怎么做到的?”叶修说话时嘴里还叼着根烟,尤如青丝一般的烟雾随着起伏的唇瓣从烟头喷出,在空气中萦萦绕绕。

  “抢不到BOSS了啊,真活该。”张佳乐闻言没好气地说,吐出的一字一句都带着点儿鼻音,很是好听。

  “乐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好歹和你对着干了这么多年。”结果这酸溜溜的话一点没刺激到叶修,那货大言不惭地接道。

  “……”张佳乐也不想跟他多扯什么了,正欲离开之际又想起件事,便又续道,“我前阵子还听说你们兴欣还开会议密谋对策的啊,怎么,没有结果才在这狗急跳墙地问?”

    嘲讽的话依然被叶修给无视了,出于良心,我们就不去求垃圾话君的心理阴影面积了,它堂堂伤人利器,何时受过如此大的委屈?

    叶修想了一小会儿,抬头大义凛然地对着张佳乐认真道:“乐乐,其实我们开的所谓会议,是社会主义的简称。”

    张佳乐闻言懵了一刹后,反应过来:“这么说你们兴欣其实是打算建设社会主义?那啥,我们不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么。”

  “共产主义啊……”叶修挠挠头再次思衬了一小会儿,忽然间想起什么似的眼睛一亮,不怀好意地继续道,“那都是十九世纪的过去式了,我们家家户户奔小康的道路需要的当然是社会主义啦,比如说这个balabalabala……”

    叶修当时是想到什么就瞎扯什么,结果还真把张佳乐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什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其实就是临时想到的连当事人叶修都搞不清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至于在几天后,张佳乐把叶修给他灌输的“正义理论”发朋友圈、微博后引来的粉丝们的各种话题热潮,“#论叶神到底是下限无敌还是口才了得”“#天然小呆乐乐智商再创新高”“#让我们支持兴欣战队的社会主义建设活动,把叶神给上交国家”……

    对此叶修表示:“那时哥面对着一个蠢货还要咬着牙使劲憋笑给他灌输那么多瞎扯淡,没当场笑喷就已经很伟大了,所以心疼哥的就别搞什么话题讨论了。”

    而张佳乐当即删了所有有关那件事的消息,然后被霸图队长关三天小黑屋面壁去了。……

    那也都是后话了。

 

02

    方锐作为在一旁全程围观的吃瓜群众,在张佳乐悠哉游哉地踏上因买零食偶遇叶修被惨黑的不归路后,扔了之前一直抱在手里的纸箱子,凑朝叶修跟前去八卦道:“老叶没想到你这么能忽悠人呐。”

  “彼此彼此。”叶修双手作揖,趋炎附势地朝方锐鞠了个躬。

  “滚蛋吧。”方锐鄙夷地挥了挥右手,随后又是忽然想起什么重要事情似的左顾右盼,发现丢在身后的纸箱子便像见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捡起来拍拍灰尘道,“这箱子可不能丢啊。”

    这句既像是对叶修说的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话,搞得叶修不明不白,刚想问是什么意思,方锐却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便火急火燎地开了箱子。

  “这么着急,害怕哥跑了?”叶修调侃道。

  “对啊对啊,要是你跑了可怎么办。”方锐没有理会一旁的叶修,随口说着,双手还在不停地自顾自捣鼓箱子,可无奈外面贴了层玻璃胶,瞎着急半天愣是没打开。

    叶修扶了扶额,表示他围观都围观不下去了,一个个智商这么低荣耀圈怎么混的,把箱子从方锐手里硬抢过来,修长而白皙的手指轻轻划过薄薄的玻璃胶带,将边缘的一小层挑起来,不一会便哗啦啦撕下一大片。

  “老方啊,你堕落了,连胶带都不会撕了。”叶修挑了挑眉,把箱子还给方锐。

    方锐闻言居然红了红眼睛,颤巍巍地举起自己的两只爪子,仔细瞧了瞧,半晌,才沉重道:“貌似是因为我指甲不够长。”

    这会子叶修彻底无语了。

    不过方锐倒是没为此影响到情绪,反而因为终于打开箱子而感到兴奋,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然后叶修顿时觉得之前那会根本算不上无语,现在他才急着要哭呢!!!

    当方锐拿着一套粉红粉红的特别少女心的女仆装递给叶修时,叶修的世界观彻底崩塌了个一干二净。

  “这什么……”

  “这是什么老叶你难道还要我告诉你?”方锐脸上的笑容邪恶到极点。

  “好吧这是用来干什么的?”叶修宝宝对此仍然表示震惊。

  “这身衣服老叶你穿上去铁定亮闪闪的,就差韩文清了,最近野图霸图那边也抢了不少,争点气啊。”

  “哥打死都不穿。”

  “欸欸欸先别忙着下决定啊,叶神大大宝刀未老,你看这颜色这材质,一定适合你的,这可是我对你的赤胆忠心啊,你看我对你多好……”方锐反复翻弄着这件早就被他揉的皱巴巴的衣服,像个商人推销自己商品一般使劲夸女仆装的好处。

     没想到方锐这么污,回去非关他几天小黑屋不可。叶修默默瞧了眼油嘴滑舌的方锐,心里暗暗地笃定道。

    不过现在想回来,哥帮那货拆箱子是自己害着自己了?

    苍天大地,我以后不敢多管闲事了。

 

03

    在方锐有什么动作之前,叶修觉得,他还是赶紧跑比较好。赶紧跑,一秒钟时间都不能拖,之前自己因为张佳乐来了没跑已经是罪过了,早知道那会就拉着张佳乐一起跑。

  “叶修?”

    叶修第二次准备逃跑的时候,忽然又他妈窜出个声音拉住叶修贼兮兮的步伐。

    叶修心里那个恨啊,又是哪个冤大头说句话都这么及时,就在他愤愤然转过头去刚准备喷死那人的时候,到嘴的垃圾话立马被咽回肚子里闷着了,琢磨半天开场白最终还是弱弱地喊了句:“老韩啊……真巧。”

    霸图的人今儿个怎么都撞这么大运气,方锐此刻就抱着那箱子站旁边呢,他叶修的清白,呸,一世英名全飞了……

  “不巧。刚刚张佳乐一上线就在霸图群里嚷会议是社会主义的简称,有人冒泡问为什么,然后他就把你给招出来了。”韩文清皱着眉,用一种很莫名其妙的眼神上上下下将叶修打量了个遍,意犹未尽道,“不错啊叶修,微草新来的几个新人不去祸害,盯上霸图了?”

  “不不不老韩你听我说啊,其实微草我已经祸害过王大眼了——”叶修见韩文清凶神恶煞地臭着一张脸,连忙挥挥手,几秒钟后又意识到自己貌似言语不当,匆匆地重新解释一遍,“额,那都是哥瞎扯的无视就好无视就好。话说回来,张佳乐呢?”

    叶修刚见到韩文清时就已经脑补到了张佳乐的这个梗,果不其然那只傻乐乐又干蠢事去了,但韩文清都站他面前了,始作俑者张佳乐怎么还不现身?

  “别看了。张佳乐被我关禁闭了,没跟来。”韩文清见叶修贼眉鼠眼地偷偷往四处瞄,当即会意道。

  “这样啊……”叶修哈哈干笑两声,发现韩文清诧异地盯着方锐手里粉红粉红的女仆装,故意道,“哦我忘记说了,老韩你正在看的那套衣服方锐老早就打算送你了,他说你穿上肯定特好看……”

  “叶修你闭嘴!”

  “老韩你瞧方锐这么大个人还害羞呢,盛情难却要不你就收了吧……”

  “说了让你闭嘴,别多话!”

  “怎么还在害羞呢,你又不是妹子,何必矜持。”

    然而韩文清在一旁看着,搞不清楚状况地……第一次懵逼了。

    你俩吵个头,要把衣服送我,我烧了不就完事?

 

    -end-

    下次叶不修再作死就让韩队把他给缴了。

    然而借get诚招一名社团get整理小天使,欢迎来约。

    同样也欢迎订阅get君。

评论
热度(72)
  1. 金台舞步秋暝荀子_撒糖专业户 转载了此文字

© 秋暝荀子_撒糖专业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