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荀子。
all叶可拆不可逆,杂产党。

【乐叶】关于张佳乐和叶修两人的奇葩童年

  一发完结。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有一点私设。

  ooc ooc ooc

————————

 

01  

    张佳乐从小就有一个很讨厌的竹马,叫叶修。

    他比张佳乐大上两岁,因为年龄差距,他俩站在一起时叶修比张佳乐约莫高出一个头。然而两人又是邻居,经常碰面,于是叶修每次都用身高差来开嘲讽。    

    张佳乐当然不服气了。 

   “为什么你总是比我高!” 

   “也不看看你才多大,扎辫子的小朋友。” 

  “哼,扎辫子怎么了。”   

     张佳乐说着,用手摸了摸颈后蓬松的小辫子,又重新理了理,估摸着差不多了才洋洋自得地放下手,抬头颇为得意地看了叶修一眼。   

     后者对此很是不以为意。 

   “啧,理个辫子而已,丑人多作怪。” 

   “也好过你什么都不会做强!” 

   “还有我不管,我长大以后一定要比你高!”张佳乐扯着嗓子又添了一句话。 

   “难说。”

……

     

     八九岁的童年就这么在两人的嬉闹中混混僵僵地流逝。那时他们两家人住在一条静谧的小巷里,没有大城市的热闹喧嚣,一切都懵懵懂懂的,唯一的污点就是因为叶修嘴巴太欠,过着一见面就吵架的童年生活。    

    可还是那样的无忧无虑,是谁都会向往和憧憬。 

 

02  

     可张佳乐偏偏不这么觉得。    

   “有那个家伙存在的童年,堪称一部恐怖的黑历史!” 

   “是啊,特别是有你个这么蠢的竹马,回忆起来简直泪流满面。”    

    叶修嘴里叼着烟,一字一顿地说道,特别是在提到“蠢”字的时候加强了许多音调。 

  “瞎说什么,有你存在才能称为黑历史的,跟你的不要脸比起来,我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张佳乐当即就拍案而起,张开嘴就使劲反驳。    

    叶修眼角轻轻瞥了眼张佳乐那仍是比自己低出半个头的身高,幽幽道:“你还是不要站起来了,这样会显得你更矮。” 

  “叶修你个混蛋!”张佳乐此时的心情简直不能用愤怒来形容了,他抄起语文书就朝叶修劈头盖脸地砸过去。    

    哦呵呵你说我怎么会知道过去这么多年我还是没有长高多少!?    

    叶修反应很快,抬手接住后又丢给了张佳乐。    

    面对突然又朝自己飞来的书本张佳乐没接住,于是这本可怜的语文书很光荣地……掉在了地上。    

    看着自己风尘仆仆的语文书上全是脏脏的灰尘,张佳乐抽了抽嘴角,十分忍俊不禁地弯腰捡起来,拍拍灰尘后怒目圆睁地对叶修嚷道:“叶修,我跟你势不两立!”    

    还没等叶修说话,火气更大的班主任此时跨进教室大门:“叶修张佳乐你们两个给我去外面站一个小时!我布置了作业才离开一小会你们就闹成这样,太不像话!还有叶修,谁允许你上课抽烟的!”    

    嗯,事实的确是这样。此时两人所在的场景是教室里的语文课上。   

    叶修只好悻悻地掐灭了烟,嘴里却不依不挠地反驳道:“老师你留的作业不是回忆童年然后写篇周记吗?我们刚讨论的难道不对吗?” 

   “既然你认为你们这节课所做的事是对的,那就请移个地方,到门外面站着讨论两小时!”班主任果然老奸巨猾。    

    张佳乐走之前用一种十分怨毒的眼神狠狠瞪了叶修一眼。 

   “喂我说,你这眼瞪得好像被罚站的只是你一样。” 

   “闭嘴!”  

    然后他俩遵循班主任的敦敦教导,在门外吵了两小时架。

  

    事后,叶修的亲弟弟叶秋弱弱地对乐叶两人小声问道:“话说,你们的童年,为什么一个字都没有提我啊……”    

    叶秋弟弟我好歹也是当年屁颠屁颠地在后面跟着你两跑的那个小朋友好吗?    

    然后三人都沉默了。

 

03  

   “咳咳,关于叶秋的那个问题,其实哥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叶修清了清嗓子,面对着满脸疑问的叶秋颇有些尴尬,伸手挠挠头故作深沉状答道。 

  “等等叶秋,我们小时候是三个人吗?”张佳乐抬手果断给了叶修一个爆栗子,又将身子往前蹭了点,对着叶秋小声问道。 

  “什么啊,我们小时候不是三个人吗,为什么你们记忆里会少了一个人……”叶秋此时的心情简直就是泪流满面,原本叶修的那句话对他来说就是已经是个打击了,偏偏张佳乐还问出这么没脑子的问题。   

    叶修忙伸手按住张佳乐抬起的头,尽量让张佳乐的脸和颈后那根小辫子离开叶秋的视线内,嘴角露出大大咧咧的微笑对叶秋说:“可能是你存在感太低了,别听张佳乐那蠢货瞎说,你自小就跟我生活在一起的,怎么可能……”    

    正欲往叶秋脑子里灌输一大堆正义理论的叶修此时觉得他从小积累的满腹经纶现在终于可以拿来瞎扯了,但未开口就被炸毛的张佳乐打断:“没错!一定是你存在感太低了才导致我始终没有注意到你,我记得小时候就我跟叶修打打闹闹的来着?……啊喂!叶修你个混蛋踩我干什么,我还没说完……” 

     张佳乐说着,又挥起爪子朝叶修的脸上拍去……    

     而叶秋在他俩面前呆呆地望着,这两人怎么都这么着急说话,他半天都插不上嘴。    

    就在二人闹得热火朝天差点就要以拳脚相向时,叶秋才得以幽幽地插上句话:“话说你们现在是被隔壁班的话痨黄少天附身了吗?”    

    还是叶修先反应过来,使劲右手按住张佳乐的脸不让他说话,然后抢先开口道:“靠。我们在这说这么半天叶秋你什么也没听进去?”    

    叶秋一吸鼻子,继而又揉着鼻子不好意思道:“你们俩一见面就开始闹,我刚只注意看好戏了……话说我关注点是不是偏了?” 

   “叶修你把手放开,捂得我都快断气了!”张佳乐说着,一把挣开原先禁锢着他嘴巴的手,喘着粗气嚷道,“还有叶秋我们说那么多话你真什么都没听进去?” 

  “听进去了啊,不就是你俩在吵架嘛,哪有什么对我说的话啊。”叶秋不咸不淡地回答道。    

    他这种悠闲的态度让叶修有一种想揍死自己亲生弟弟的感觉,不是你先问我俩童年为什么没有你存在的吗?不然你以为我们能吵得起来。    

    但望着叶秋那一脸的无辜,叶修觉得他要是下得去手是不是就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不过叶秋这笨蛋随便卖个萌哪就算得上是香是玉了啊喂!! 

04 

    说起那俩货的童年,渊源可不止这一点。    

    乐叶两人自小既是邻居,又在同一所小学上学,到了中学也仍是孽缘难解,一起考上了市一中。   

    在学校,张佳乐老是拿年级第二,毋庸置疑,高枕无忧的第一宝座是叶修的。    

    然而又因为这一点,张佳乐又多了一个地方可以让叶修开嘲讽。    

    也是这一点,一些看不惯张佳乐的人给他起了外号,叫“千年老二”。平时这么蠢的人怎么还能挤到年级第二的位置?抱有这样想法的同学可不少。

     这一群人虽然没幼稚到恶意的去整蛊张佳乐,但在人背后也是议论纷纷,有的故意,有的只是挤进去看热闹,当然这算是最无聊的一类人了。   

    虽然造成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张佳乐内心难免会有些自卑,有些时候他还会对自己问,张佳乐你怎么就这么笨呢?第一名都拿不了。

     

    终于在一天,张佳乐受不了了,对着叶修发出疑问。 

 “你说我哪里蠢了?”    

    叶修看着张佳乐的那张苦逼脸,心说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譬如你现在的表情就很蠢,别人不难看出。    

    实际上他也很简短地把自己的实际想法表露出来了。 

  “你无时无刻都在犯蠢。” 

  “靠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你脸上分明就写着‘你是蠢蛋’几个字,除非是瞎子,不然人人都知道。” 

  “叶修我跟你拼了。”

  

    突然,某天,叶修破天荒地对张佳乐说。 

  “其实你很聪明。” 

  “你……脑抽了?”张佳乐踮起脚将手朝叶修额头探去,不温不热的,好像没发烧啊?在经过几度思量后,用了“脑抽”这个词。 

  “所以啊乐乐,哥可是冒着折寿的风险对你说这句话,博你一笑,你来日可要报答哥。”叶手托着下巴,上下打量张佳乐一番后,点点头意味深长道。   

    张佳乐当时没去细想,闻言愤愤然道:“报答你那是来日,现在我只想暴打你一顿。”    

    叶修心下只觉着无奈,你说这货怎么就老是听不懂我的意思呢?是不是平时表现得太蠢脑袋不灵光了?    

    想了想,他叹了口气,压低声音看着面前的人认真道。

 

  

  “以后那些在背后议论你的人,不会再有了。” 

  “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警告他们闭嘴而已。”   

    张佳乐睁大眼睛,引入眼帘的依然是叶修没脸没皮的笑,这一刻他却觉得看起来很养眼。这些议论虽然多少会对他有点打击,但毕竟无关痛痒,维护他的人也挺多的。    

    只是他从未想过,某一天叶修也会加入维护他的行列。他之前明明只会嘲讽他好吗?

  “高兴傻了?我只是想证明世界上只有哥能欺负你。”   

    依然是那不咸不淡的语气,依然带着点讽刺的意味,不一样的是张佳乐这次并没有出口反驳,他忽然间上前搂住叶修,把头埋入人怀中,很深很深。      

    那人也依然嘴刀不饶人:“这么多年来你也不会争点气,居然还会蠢到被人欺负……哎我说你别掐我啊,嘶,下手够狠啊。”    

    之前还算好的气氛被叶修这家伙一句话全搞没了。    

    你说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呢?    

    张佳乐心里想的时候,脸上已然挂的是无奈的笑容。   

    谁让我从小有个竹马,叫做叶修。 

05 

    两人就这么一路打打闹闹,蹉跎了中学的时光。    

    又到乐叶俩货的瞎扯皮时间了,不用多想先开口的依然是乐乐。

 

 

  “叶修,我喜欢你。”    

    现在已临近期末,张佳乐和叶修的班级虽是隔壁关系,但因为紧张复习这段时间也没见几次面,再次重逢之际已然是高考前夕,而张佳乐就这么施施然来到叶修的班级。   

    在张佳乐走近的短暂时间内,叶修甚至联想了无数据开场白,譬如“考试加油”“这次我一定是第一”之类什么的。    

    十多年来的暗恋是他们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谁都不会去捅破那层窗户纸,如今张佳乐的告白对于叶修来说没有太多惊讶,但在这一幕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更多的只能是欣慰。    

    叶修坦然一笑,轻声道,像是枕边的耳语。  

  “我也喜欢你。” 

  “嗯。我们考同一所大学吧。” 

  “成。”    

    没有什么所谓的山盟海誓镜花水月,一切来得那么简单,那么直白,归去平淡,低入尘埃。    

    结果毋庸置疑。大学开学后两人就在一起了。    

    最后回过头来,发现他们曾经吵着嚷着的黑历史童年,也并没有那么糟糕。    

    至少有你相伴。我们哭着笑着相伴的日子还长,何必嫌弃旧时干过的那些蠢事。

  

 

 “乐乐,哥可是上面那个。”

 “叶修,连多年前的你都知道说瞎话是会折寿的。”

 “你说一个比哥矮的人怎么能当攻?”

 “你滚!不服憋着。”

 

 

————END——————

    感谢看完这篇文的小天使。

评论(11)
热度(125)

© 秋暝荀子_撒糖专业户 | Powered by LOFTER